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财讯博览 > 时尚玩乐 > 正文

让人叹息的《舌尖·秘境》

来源: 新浪博客  2014-05-26 14:51

很认真地看《舌尖上的中国》第六集《秘境》,很不好意思地从头叹息到尾。

叹该片的主创少见多怪,叹该片的眼光孤陋寡闻,叹该片的定位乱七八糟。

该片上来就称,那些不为人知的美食,隐藏在深山老林或少数民族地区,那些地方是美食的末稍。而片尾又抬出繁华都市香港也有美食秘境,先就一个自乱定位与阵 脚,到底是秘境是啥?是美食本身?还是藏美食的地方?抑或烹制美食的方法?观众不清楚,因为制作也不清楚。不妨说,观众之所以不清楚,恰因制作的不清楚。

华子鱼生长在内蒙的达里诺尔,好像生长地是秘境,再看介绍,又说此鱼四年才长十五厘米,似乎又说鱼本身就是秘境。其实,类似的野鱼或食物,各地多的是。如 南方湖泊多一种鱼,永远一两厘米长,俗称“千年鱼”,捞起来炖煮都不成,只能油炸了吃,吃的人一顿可吞下百把条,那才是秘境。

说沙蟹生长在北海的海滩,其实南方各海滩也多如牛毛。此蟹体轻肉少到难以计量,通常不到嘴馋或腹空至极,人们不会抓它们来吃。片中那位周姓女生,与母亲趁 夜抓沙蟹的镜头,看似在张扬生活的欢乐,追逐美食的辛苦,实际更是人的贪婪与可怕。那些小生命仓皇逃跑如人类逃难,可企图以结束它们生命来解馋的两女性, 还居然乐不可支,让人看了替人感到悲哀与羞惭。连片中旁白不也说,沙蟹是“几乎没有肉的食品,被想像力打造成沙蟹酱”,其实那神马“沙蟹酱”,看来看去, 无非是吸点沙蟹汁么。若说此物也可入美食“秘境”,那么生吃猴脑、烤食胎盘、以及油炸老鼠之类,更抓眼球,也更秘境。

着力渲染的草原羊肉,尤其是贺兰山羊肉,早已不是啥秘境,即便《舌尖.秘境》自己,也承认此地羊肉公认“天下最好”。一种食物既已扬名至此,还存在啥“秘 境”?若“秘境”指的出产此羊的地方,则片中丝毫没有此地与彼地,为何产生味道迥异的肉的提醒。若秘境是说此羊本身,更是完全的缺失。倒只有不放盐煮那 点,勉强算得上“涉秘”。至于那个“洋芋擦擦”,其实是天下中国人都会吃会做的“洋芋饼”之一么,至少在距贺兰山数千里之外任何一地,任何一苍蝇(形容其 小)馆子,都能几分钟整出一盘来。同理,那个石斑鱼,是秘境么?恐怕难说是。东南沿海都有。只因捕捞量过大,现已难捉,尤其是难捉其大罢了。这才是秘境。 再有那个也是尽人皆知的馕,真是“沙漠美食”秘境?这事儿得问问更多的天山南北人。

隆重推出的美食秘境鸡枞,单就其被重点关注的程度,几乎可越过秘境进入佳境。然而,这恰恰暴露出主创本身的少见多怪。鸡枞是自然美食是肯定的,该尤物至今 尚不能人工栽培也是肯定的。可是,就其分布与食用,则哪里只是片子所称“中缅边境”的云南阿瓦山!这么说罢,大概面积上百万平方公里、人口数亿的大西南地 区,几乎都野生着这玩意。采鸡枞要找白蚁窝,是百姓对“白蚁培植鸡枞”的自然认知。采鸡枞不能被人跟踪和发现,是出于白蚁窝来年还会生出鸡枞的秘笈隐藏, 远无片中所说“保护蚁巢”有与自然和谐之类的高端。片中对熬制鸡枞油定义为“保鲜”与“储存”,也暴露出功夫下得不够与不细,不知那更是鸡枞的另一吃法。 且与新鲜食用鸡枞,最佳是骨朵未开相比,熬制鸡枞油,则是骨朵开繁更佳。片子只说了鸡枞油的熬制,没提及鸡枞油咋吃,是直接食用?还是用作佐料?实际上, 在广袤的西南地区,鸡枞油多用于佐面食,少用于直接食用。再有,熬鸡枞油时加进海椒和花椒,只是若干鸡枞油熬制法之一种,更多则是啥也不加,直接熬鸡枞至 干,将其所有精华全部浓缩在油中。顺便提一句,片中那几朵采集到的鸡枞,骨朵已微微绽开,算不得上佳。主创所有不知,于鸡枞这宝贝,骨朵开与不开,身价上 的差别,远胜鱼虾之活死。

那着墨不少的蕨菜,则无论是食物本身,还是它的生长地,以及烹制方法等,都远不是什么秘境。片子自己也称,从东北的长白山到云南,都广泛生长着。这其实就 等于承认,大半个中国都有这“贱物”存在。每年春末夏初,只要有山有林处,大量蕨菜疯长快到不及时采摘就迅即老去,以至消化不及鲜嫩蕨菜的人们,只得发明 各种保鲜技术。盐渍、晒干,便是最多的方式。不过,由于鲜蕨菜有毒,时下多食用干制品。可是该片的画里画外,以及话里话外,透射出的仿佛只是此物是一稀罕 之宝。至于随后介绍的烹制法,更于不觉中再露无知:与东北相距“四千公里外的云南建水”,“蕨菜烹制节简单到只需水淖”,然后再“佐以云南特有的糊辣”。 只这句“云南特有的糊辣”,恐怕就得把贵州人、四川人和重庆人都同时给得罪了。因为在那片总人口过两亿的广袤地区,“糊辣”作为辣型之一种,与麻辣、酸 辣、油辣、干辣等辣型,被他们每天,甚至每顿制造并享用着。

同理,片中称蕨菜制作是“秘境中的朝鲜族对美食的贡献”,也显然是少见多怪后的大话。若云贵川人听闻片中称,那儿得爬“十五公里的山路”才能采到蕨菜,想必会禁不住感叹自家太幸福,因为只要季节来临,蕨菜可是比路边的野花还容易采摘。

该片自称花了多少巨资,走了多少路程,访了多少人物,极可能主创于是真就不幸生长出盲目自信,以为到底要说美食作为秘境,或产生美食地作为秘境,以及制作 美食法算秘境,不是件该分清的事情。可是,有着起码逻辑思维能力的观众,不可能不边看边琢磨眼前所见到底说啥。更可悲是,如上的盲目自信或自我感觉过好, 不经意还会露出打胡乱说的尾巴。如那句听起来雄浑的“长城蔓延五千公里,曾是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的分界线”,就把东三省的上亿人,都归于游牧民族了。以及 镜头移到香港的大排档和云吞面,还说非但深山沙漠,“繁华都市也有秘境”,就不禁让人觉得自己该找药来救了:一种食物都平凡到大排档了,还说是“秘境”, 还煽情是“香港人对美食秘境的集体记忆”,到底是先富人群香港同胞土鳖,还是俺们没开化?

既然定位“秘境”,不论美食、美食产生地、以 及美食制作法,就当着力揭秘或解密。恰是这刚性的内在逻辑,决定着片子本该在揭秘那些不为人知的食物、及其藏身地和制作法上下功夫。可那需要经年累月的时 间,身体力行的体验,精细入微的备课,甚至是大量金钱的投入。没有做到这些,最好的办法无疑是休谈“秘境”。

[责任编辑:朱燕]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