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财讯博览 > 时尚玩乐 > 正文

凯特王妃战袍谁造?

来源: 腾讯娱乐  2014-06-04 15:36

麦昆为Alexander McQueen品牌注入的叛逆、调皮、不循规蹈矩大概暗中迎合了凯特不愿完全被清规戒律摆布的心理。凯特一定听说过麦昆说过的一句话:“与人相处时,我绝 大多数时候都很客气,但不代表喜欢他们。”并心有戚戚焉。

约摸在30年前,亚历山大·麦昆在伦敦著名的萨维尔街1号Gieves & Hawkes高级男装定制店做学徒。某天下午,他百无聊赖,就在手头正做的西服衬里上写下了“我这个龟孙子”,哪管这件上衣是查尔斯王子定做的。恶作剧的 少年想不到20年后的2005年,查尔斯的继子结婚,他会为新娘设计、制作婚纱;更想不到他创立的个人品牌竟成为英国王妃的御用时装品牌。

浅蓝色裙式大衣

鸽灰色长外套搭贝蕾帽

芭蕾粉两件式裙装

天下人都知道 王室新妇凯特钟情Alexander McQueen,结婚那天穿的是这个牌子的定制婚纱,4月和丈夫威廉王子带着新生小王子乔治出访新西兰、澳大利亚,又穿了3套:一件是浅灰蓝色裙式大衣, 配深灰色高跟麂皮船鞋和同色手拿包;一件为娇嫩的鸽灰色长外套,头戴一顶俏皮的变形贝蕾帽;一套两件式裙装开了V领,腰部有荷叶边,颜色是水灵灵的芭蕾 粉,与珍珠耳环、LK Bennett高跟船鞋的裸色相映,宛如萨尔金特油画中走出来的女人。19天的行程凯特王妃共带了价值约38000英镑的服装,这3套Alexander McQueen是在头版上亮相最多的服装。

威廉和凯特夫妇结束旅行回到英国,伦敦 V&A博物馆适时放出消息,麦昆作品回顾展《野性之美》(Savage Beauty)明年春天将在该馆继续展出,观众又可以见到他设计的黑色皮革和铝箔的紧身胸衣、镶嵌着彩虹色珐琅小亮片的水母状裙装、动物蹄子高跟 鞋……2011年,《野性之美》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开展,引起轰动,成为该馆历史上参观人数最多的展览。重量级的博物馆、艺术场所为设计师本人做回顾展是 罕见的,享有此殊荣的仅Coco Chanel、Cristobal Balenciaga、Yves Saint Laurent、Gianni Versace、Jean Paul Gaultier等寥寥几位里程碑式的大师。而且这些人的时装帝国都远远强大过麦昆。

2011年,《野性之美》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开展,引起轰动,成为该馆历史上参观人数最多的展览。2011年,《野性之美》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开展,引起轰动,成为该馆历史上参观人数最多的展览。

自 打1992年麦昆创立自己的品牌, Alexander McQueen的野性美最该穿在叛逆、诡异、先锋的冷酷美中性贵族女星Tilda Swinton身上,它什么时候竟成了王妃的官方礼服,当仁不让地负责起王妃的优雅高贵形象——麦昆如果还在人世,会感到局促不安吗?或者说,如果他还活 着,王室还会不会找他?他曾经自称“倒皇派”,但是当他受邀进白金汉宫,接受女王颁发的大英帝国CBE勋章,“看到女王的眼睛,我着实对她很怜悯,我感受 到她独特之处。我捕捉到了真挚”。王室轻易俘获了他。

“野性之美”看似与王妃所需的色彩柔 和、腰线纤细、女性化十足、端庄到挑不出一丁点儿瑕疵的服装无关,在凯特王妃穿Alexander McQueen之前,这个品牌从未享受过前面那些“积极正面主流”的评价。对麦昆和Alexander McQueen的误读由来已久。1995年,他推出著名(更多评语说是恶名昭著)的“高地强暴”系列(Highland Rape),那些高级成衣被撕破了,裙子上飘挂着沾血的带子。他竭力辩解自己要表现的是18世纪苏格兰高地的浪漫,并非“漂亮女人穿着难伺候的雪纺裙子在 荒原上流浪”,但此后落下“厌恶女人”、“坏小子”的名声。就连他商业上最成功、也不乏业内好评的2005秋冬“希区柯克女郎”系列,也被批评为“像胖老 头那样从精神上蹂躏金发美女”。这些负面评价让他至死都耿耿于怀。这里要插播一条八卦。他去世前6个月,英国《独立报》记者写了篇关于他的报道,里面提到 他喜欢开粗俗的玩笑,他看了大为惊骇,当面骂记者:“你这个大傻B。”记者回应:“你说过要真实。”“但你写的不真实。”他去世前最后的设计——鞋跟高达 25厘米的犰狳鞋,引起轰动,恶评也让他陷入深深的抑郁,成为导致他自杀的诱因之一。几乎在他自杀的同时,他刚完成从“坏小子”到“天才”的转型。他也特 别讨厌“坏小子”这个不无宠溺语气的绰号,虽然他曾最大程度开发、利用这个绰号,讨厌别人用白手起家、平步青云来褒扬他。

分别为“高地强暴”系列、“希区柯克女郎”系列和麦昆去世前最后的设计——犰狳鞋分别为“高地强暴”系列、“希区柯克女郎”系列和麦昆去世前最后的设计——犰狳鞋

其 实,麦昆是最爱女人、最会帮女人展示美的设计师。他说过,“我真的不觉得漂亮脸蛋重要”,“贝克汉姆比我鸡鸡上的静脉更没用”,因为再美的人到了都是丑路 一条。所谓天赋,聪慧最重要。这种话女人听起来最贴心。对惯常意义上的漂亮脸蛋、漂亮衣服并无特别兴趣的麦昆是时尚业的心理治疗师。心理学主题在他的设计 灵感、新装秀中一再出现,除了希区柯克,还有西德尼·波拉克的《孤注一掷》、彼得·威尔执导的影片《悬崖下的野餐》、电影《蝇王》、象棋、精神病院,他的 服装、秀场有种引起观众情感共鸣的力量。

如果麦昆活着,凯特王妃仍然会找他定制服装。明里 看,这是英国品牌,保证了政治正确。平民家的女儿凯特和威廉相爱9年才嫁入王室,其间被势利眼们各种取笑,与王室的传统势力格格不入。而麦昆自小和家里的 男性不亲密,爸爸、叔叔、哥哥都开出租车,在他看来都是粗人;他是“羊群里的粉色羊”,8岁就知道自己是同性恋,18岁向家人坦白,出柜。他喜欢姐姐们、 姨妈勒妮,常常在姨妈家和她一起看希区柯克的电影,他从圣马丁硕士毕业的作品就靠勒妮资助的钱才得以完成。“我和3个姐姐一起长大,亲眼目睹她们历经艰 辛,总有保护她们的念头。”设计时装是他保护姐姐的方式。“她们总要把我喊到她们的房间,我就帮她们挑出上班穿的衣服,哪条半裙配哪件开衫。我总是想让她 们穿上这些衣服显得强大,让她们感到自己得到了保护。”都说香奈儿小姐给了女人优雅,伊夫·圣·洛朗先生给了女人力量,那么麦昆给了女人一身盔甲,那自有 一番性感,除了保护女人,还有就是让女人成为一本半开的书,“书全打开了就没有魅力了”。凯特的婚纱、礼服、日常装都找Alexander McQueen,而不是王室传统的御用裁缝,或许是想得到一套盔甲。而且,凯特内心坚定,麦昆为Alexander McQueen品牌注入的叛逆、调皮、不循规蹈矩大概暗中迎合了凯特不愿完全被清规戒律摆布的心理。凯特一定听说过麦昆说过的一句话:“与人相处时,我绝 大多数时候都很客气,但不代表喜欢他们。”并心有戚戚焉。

[责任编辑:朱燕]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