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财讯博览 > 娱乐八卦 > 正文

电视往事之下篇:演员飙身价雷剧丛生

来源: 腾讯娱乐  2014-06-10 16:55

电视荧屏的多样化,自90年代业已开启,但直到2000年前后,才真正打开了百家争鸣的局面。

如果要为中国电视发展史划上一道分水岭,2000年最是泾渭分明。这一年,国产剧生产量首度破万,在此后的10年里连年攀升,直到2010年才首次出现减幅,2013年的生产量再度回落,但15000集的年产,仍牢牢霸据着世界第一产剧大国的宝座。

量的喜人是不争事实,而每当人们聊到质,就成了国剧的阿喀琉斯之踵。在这庞大的数字里充斥着大量跟风、粗制滥造的作品,即便偶见佳作,却也始终无法让国剧抬起头来比肩隔壁的日韩。荧屏中充斥着大量有失水准的作品,一方面,让人们嚼之无味、食之不饱,给了美剧、韩剧等外来剧太多机会,另一方面,国产剧越雷越烂反倒越有市场,在最应培养观众审美情趣的时候选择了放任,让如今的国产剧陷入一个不知如何进退的境地。

PART1:娱乐精神深入人心

如果请老一辈的电视观众回忆,八十年代,最深入人心的影视剧里,《红楼梦》、《西游记》等名著翻拍想必首当其冲。情况到了90年代又有变化,《渴望》、《编辑部的故事》、《北京人在纽约》等一大批大众文化类型电视剧产生,让主导文化及精英文化开始在国产剧的生态中退位。而到了上世纪末,两部偶像剧的诞生,则让大众文化达到如日中天的境地,并直接开启了国内电视剧的娱乐生态。

偶像有了,但偶像剧从来不争气

1998年的《还珠格格》,2000年的《永不瞑目》,让国产剧终于进入了偶像的时代,赵薇和陆毅的走红成为现象级,就连当时严肃的谈话类节目也会专有一期探讨陆毅现象。而在他们成为张贴画和小贴纸的主角之前,这些追星族专用神器形象从来都是港台明星的专利。

2000年后,国产偶像剧开启了一波高潮,《像雾像雨又像风》、《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别了,温哥华》等赵宝刚、海岩作品出现,成为了大批国内观众的爱情红宝书,影响力深远。然而,国产偶像剧的影响力似乎也就就此停滞了,不仅偶像剧这一剧种在国内观众心中从未成为主流,甚至在偶像的包装和推出层面,真正意义上的偶像剧也是实力不济。成为观众心中优质偶像的陈坤、刘亦菲均成名自民国家族戏《金粉世家》,黄晓明籍历史题材《大汉天子》将一张帅脸推向大众,反倒是认认真真拍摄的偶像剧《泡沫之夏》成为观众和电视台都不怎么喜爱的鸡肋。

但国产偶像剧从未停止试水,与2001年风靡全亚洲的《流星花园》几乎同一时期的《红苹果乐园》同样有着几个阳光帅气大男生的设置,但羸弱的剧情很快让观众失去了追下去的冲动,在不愠不火了好几年之后,国产偶像剧终于凭借湖南卫视的发力开始发声,但《丑女无敌》、《一起X看流星雨》系列无一不备扣上山寨、粗制滥造的帽子,而安徽卫视播出的《夏家三千金》、《爱情睡醒了》等作品虽然有着“美人、美景、美情”的包装,但无一例外的是,这些偶像剧从来都不能贡献一个影响深远、让人记忆深刻的美好故事。

玄幻、穿越题材频出,戏说历史最能吸引观众

在娱乐大众的层面上,戏说历史的古装剧作用不可替代,从1997年至2006年拍摄了5部的《康熙微服私访记》,2000年至2009年共拍摄了4部的《铁齿铜牙纪晓岚》系列,就曾哺育培养了大批量的古装剧观众。

这些具有平民化视角的古装剧让观众在帝王将相家中看尽人间百态,通过戏说的历史直至关注自身生存状态,尽管演员普遍不年轻、不美、故事不狗血、不雷,却在当时成就了全民追看的盛况。

而随着网络时代的来临,观众的年轻化不断冲击着古装剧的市场,事实上,二十一世纪的电视剧产业截至目前也堪称是一部观众年轻化的进程史。在戏说历史已经无法满足观众之后,玄幻、穿越题材又先后成为荧屏主流,胡歌的《仙剑奇侠传》系列以及《天外飞仙》、《轩辕剑》,以及《宝莲灯》、《画皮》、《新封神榜》、《天天有喜》等一大批玄幻作品充斥荧屏,而随着于正大剧《宫锁心玉》的火爆,《灵珠》、《步步惊心》等穿越剧也蔚然成风,而随之而来的,还有“雷剧”这一称号,这些毫无历史观的古装戏,纷纷遭致了颇具规模的骂名。

PART2:热钱涌入、量多质低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个最坏的时代”但凡参加国产电视剧的研讨会、谈及新千年的国产剧市场,总会有一位或一位以上的影视剧从业者、专家引用到狄更斯的这句名言。

偶像、娱乐化的凸显也许只是国产剧在进入新千年后的一次基因突变,而谍战剧、生活剧、军旅戏等传统国产剧模式的出现、壮大,才是国产剧生态最普遍的生态。制作数量爆棚,却充斥着大量无法面世的作品,演员片酬激增,但剧集质量却停留在上世纪,热钱的流入,催进了国产电视剧的繁荣,但盛世之下,乱像横生。

民营影视公司大举发力,有人成就精品有人拉低level

目前在国内影视剧行业占据重要地位的精品民营影视剧公司,大多集中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晚期成立,如海润、小马奔腾、慈文、金英马、鑫宝源等,而这些公司大举开启国产剧的制作,却是在新千年的03-06年。

这期间,金英马、海润等影视公司成为第一批获得由广电总局颁发的《电视剧制作许可证》(甲种)证书,这意味着有着优质资源和出品的民营影视公司开始普遍得到政府认可,国产电视剧的生存空间以及产业模式也在民营公司的努力下不断扩展。如华谊的模式是由旗下工作室负责制作节目,华谊负责演员、发行,这种工作室制度不仅似电视剧质量有了保证,还能有效控制成本。按照每个工作室每年生产2部80集计算,华谊10个工作室的年生产量可达到800集。规模庞大的海润影视拥有众多分公司及加盟工作室,年产电视剧达到了20部600集左右,其出品既有《亮剑》这类优秀战争题材剧,也在早期生产过众多优秀偶像剧作。

而规模在其之下的公司,如鑫宝源、保利华亿等专业电视剧公司,则是延续着自己投资、自己负责制作的模式,这样的制作模式通常题材较为单一,但能够保证合理的质量和产量。

而随着政策的放开,民营影视公司也在不断进入,目前活跃在国内影视界、并一度被称作“雷剧公司”的拉风娱乐、华策影视、永乐影视等便是在03-06这一时期开始组建,而随着市场化的大潮进驻的这批弄潮儿,从选材到制作都是完全依据市场走,行事风格与传统影视公司又有不同。

在这类影视公司的主导下,一大批年轻化、网络化、甚至是低成本的影视剧出现,这其中有戏谑风格的古装历史剧《隋唐英雄》、道具简陋到吃饭都要扒拉空碗的《天天有喜》,从立意到制作都令人感到费解的《魔幻手机》,以及作为现实题材,主人公的本领却超越了人类极限的《箭在弦上》,在这类影视公司的起步阶段,拍摄了大量夺人眼球但口碑不佳的剧,国内近年来层出不穷的雷剧现象,要为他们记上一笔。

演员身价蹿升,制作成本大幅增加

影视剧行业的火爆,带动着演员身价的水涨船高。演员身价的飙升现象,自2009年起,成为业界广泛争论的现象。

二线演员身价从延续了多年的3万到5万之间,在这一年间涨至8-10万一集。一线演员2009年前的8万到12万,直至20、30万。而2014年初宋丹丹与编剧宋方金爆发的一场关于话语权的骂战,也随着演员身价的暴涨、地位的提升埋下了伏笔。

无论影视公司还是电视台,都将明星牌放至首位,看明星下菜单,一度成为卫视选购剧的唯一准则。每到电视节,已经拍成的电视剧与筹备中的作品规模相当。在大量概念海报上,一线演员的名字尽管只是拟请,却被拿来拼命放大,吴秀波、张嘉译、海清以及吴奇隆、刘诗诗等生活剧、偶像剧两端的当红大腕除了参与到作品中,还以“拟请”身份四处“客串”。而到了2011年影视公司排队上市,热钱再度涌入,电视剧制作费用、演员片酬持续冲高,演员决定剧集命运,演员身价高挤占了制作费用,这都导致了电视剧数量逐年提高,优质剧目却难得一见的现象,并成为了电视剧市场的痼疾。而催生这一现象的,自然离不开电视剧的播出平台。

PART3:卫视混战、同质化严重

卫视混战,除了自制综艺节目上竞相投入巨资,在购买大剧方面也从来不手软。在催高影视剧售价、演员身价之外,也带来了另一个奇怪的同质化现象,你的李云龙火了,我便要再造一个张云龙,《潜伏》一出,“谍”声四起。

抗战剧、谍战剧,各领风骚好几年

引领新千年同类型剧小高潮的是革命历史剧,这在此前已经几乎被普通观众的抛弃的类型剧,凭借着2002年的《激情燃烧的岁月》中石光荣一角翻了身,观众一下子爱上了这位血气方刚的泥腿子将军,这让《激情》在全国各地卫视、地面频道全线铺开,不仅收视率奇高,且重复播放长盛不衰。随后,同类型剧及同类型的主角越拍越多,《历史的天空》走出了姜大牙、《亮剑》推出了不朽的李云龙、《军歌嘹亮》中的高大山、《狼毒花》中的常发,以及《永不磨灭的番号》中浑身毛病,就是打仗行的李大本事,《雪豹》中浑身个性的周卫国。这些英雄颠覆了主流观众幼年接触到的革命者形象,用草莽的传奇性加上爱情故事,再将背景放置到时代洪流中去,一时间让观众看得兴起。

而随着06年一部《暗算》的风靡,谍战剧成了随后几年的主流,并且时有精品出现,2009年初《潜伏》接着孙红雷和姚晨的配对成为全民话题,这时期,讲述国共现代历史的《人间正道是沧桑》也借助了谍战故事作为剧情主线,而2010年的《黎明之前》、2011年的《悬崖》,“国共”两党在荧屏中的正面战场斗争转至地下。

回到影视圈,跟风现象绝不仅此,仅在2011这一年年,讲述刘邦与项羽的故事除了有当年在卫视播出的陈道明的《楚汉传奇》、黄秋生的《楚汉争雄》,另有3个版本在地面频道播出及待播,而导演尤小刚一首创设的秘史系列也遭遇了诸多山寨作。

生活剧,读你千遍也不厌倦

如果要在国产剧的类型中挑选出评价好、群众基础广、且长盛不衰的种一种,非生活剧莫属。

从《渴望》时期起培养起来的生活剧观众,在之后的几十年里孜孜不倦的追捧着这一类型剧,而生活剧的创作者们对此类型也是得心应手,多年间创作出了许多堪称艺术精品的制作,这其中包括杨亚洲导演的《浪漫的事》,高希希导演的《结婚十年》,杨阳执导的《牵手》,沈严执导的《中国式离婚》、郑晓龙执导的《金婚》。之所以要将这些剧目及导演一一列举,目的是为了让观众看清,这些剧当年在你心中留下的印记,而这些导演如今在行业内又是怎样的地位。

生活剧看似简单,全无技巧,但流水账式的叙事、生活化的表演恰好迎合了中国最普遍的电视观众的收视习惯,在年轻观众大批量的转至网络观剧之后,生活剧的观众依然忠实的坚守在电视机旁。

PART4:政策影响,不得不说

回看新千年伊始至当下的电视史,电视剧从业者与政策的配合、应对、斗争、妥协,得到的好处、惯出来的毛病,这也是一幅精彩的画卷。

涉案、反腐剧的没落

曾经涉案、反腐题材一度是荧屏主流,提及国产剧的过去,这是不可忽略的一页。

1995年央视开播的《苍天在上》以尖锐的现实批判引发了强烈反响,但之后的几年间,并没有新作能够达到这部剧的水准,直到2000年,仍然是陆天明编剧的《大雪无痕》的问世,反腐剧才再度进入观众视野,而两年后的《黑洞》的出现同样令人惊喜,电视剧创作的言之有物,在这一段的创作者身上集中体现,巧合的是,陆天明的儿子陆川当年也曾作为编剧参与了《黑洞》的创作,这对父子对反腐剧贡献良多。之后,周梅森的《至高利益》、《国家公诉》等反腐题材也不断为反腐题材添砖加瓦。

这一时期的涉案剧也颇为精彩,《永不瞑目》、《黑冰》、《刑警本色》、《重案六组》等涉案剧以紧张的情节赢得观众喜爱,然而,随着2004年国家广电总局下发凶杀暴力剧禁止在黄金时段播出的通知后,“涉案剧走下黄金档”的话题喧嚣尘上,尽管后来广电总局辟谣了禁止反腐、涉案剧上黄金档一说,并且周梅森新作《我主沉浮》也在2005年重返黄金档,但2007年,涉案剧《红问号》中途停播,广电总局再次下发通知要求全国各级广电主管部门严格把关,杜绝集中展示犯罪案件、制作粗劣、格调低下的电视剧播出,属于该剧种的气数已尽,涉案、反腐题材消失在大众视野中。

限制境外剧,国产剧缺乏竞争力

2012年初,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近日下发了《广电总局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境外影视剧引进和播出管理的通知》,规定境外影视剧不得在黄金时段播出,且播出长度控制在50集以内。

一纸通知,不仅将欧美日韩剧挡在了黄金档以外,也屏蔽了港台地区的作品,对于新时期的观众来说,在网上看境外剧的他们并不会受到很直接的影响。然而从长远来看,此举对国产剧的发展十分不利,缺少了境外优秀作品的竞争和刺激,国产剧的生存环境不再具有鲶鱼效应,即便2014年的国产剧从业者集体感受到 “星星之殇”,但真正能够做到奋起直追的又有几个?

小结

新千年至今的国产剧,一派蓬勃发展却又乌烟瘴气的乱象,然而在乱象之外,诱因又有迹可循,偶像的横空出世、生活剧的贯穿始终与国人的生活进程联系紧密;谍战、抗战剧的跟风与卫视的大发展息息相关……国产剧的种种节点,也印证着国产剧的大发展。在对国产剧的种种不满中,也不能忘记对其积极意予以承认,倘若没有这些乱糟糟的国产剧,国内年轻人言剧必称“欧巴擦啦哎”可还行?国剧源远流长,国剧任重道远。

[责任编辑:朱燕]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