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财讯博览 > 生活情感 > 正文

方刚:我们到底应该如何看待“双性恋”?

来源: 新浪博客  2014-07-10 17:00

方刚:我们到底应该如何看待“双性恋”?

(荷兰在线特约专稿)人类的两性关系不应该有确定的模式,如果有,也仅是不伤害他人这重要的一点。如果一定要让我进一步说明“正常的两性模式”,那我也只能说:每个人的需要,每个人能从中感到良好的方式,便是最正常的方式,也是具有最强有力理由选择的模式。

性爱的宗旨是什么?是唯乐的,而不是生殖的,所以,快乐第一。所以我们说:一切能够带来生理快感,甚至性高潮的方式,都是最合理的,都是应该向往而不应该拒绝的。按此推理:双性恋应该是人类的理性选择。既然与男人和女人发生性关系都能够带给我们快乐,那么我们有什么理由拒绝其中一种呢?这种种快乐是与众俱来的,是大自然赐给我们的,是最符合自然本性的,拒绝了其中任何一种,便是拒绝了一部分自然属性。

即使强调精神关系的人,也不能否认双性恋的合理性。男人和女人有许多的不同,我们从男性身上感受到阳刚之美,从女性身上感受到阴柔之美,同时爱上男人和女人,不是最正常不过的了吗?不是可以提供一种互补的可能吗?

对人类近亲大猩猩等高级哺乳动物的考察发现,动物间是普遍实行双性恋的,特别是在其生命幼年。

金西的调查报告,及许多性学调查显示,青春期时期男性间的同性性关系极为常见,进入成年后,一部分人过着同性恋的 生活,另一部分人成为绝对的异性恋者。我们是否可以这样大胆推测:幼童寻求性快乐是不分对象的,性游戏可以发生在异性间,也可以发生在同性间,无论与谁做 性游戏,孩子们关心的都只是性游戏本身的快乐,而从来不会真的关心游戏的对方是男性还是女性。幼年性游戏的这种情况,最充分地说明了性快乐完全是可以不分 性别对象的。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社会开始向孩子们灌输异性恋的模式,进而使其丧失与同性做爱的心理基础。

双性恋者是那些受文化毒害最少的人,或者说,他们成功地抵制了文化毒害, 而保留了自己既爱红粉又爱须眉的品性。

与同性发生过性关系的青少年,许多人并不承认自己是同性恋者,只是有过同性性行为而已。

许多自称是绝对异性恋的人士声称,他们在某些特殊情况下有过同性间的性接触。接触时,他们感到快乐,事后,往往感到“恶心”,悔恨。他们坚持说,那只是一 时的“泄欲”,与同性恋无关。我想说的是,这种现象正说明了同性恋的种种合理性,偶然的同性性行为感到快乐,是生命自然力量的苏醒与萌动,事后的“恶心” 感与悔恨,是异性恋文化观念内化者的自责。所谓“泄欲”,正是人的自然动力。

中国的学者似乎习惯于从历史和文化中去找证据,我个人亦深受其影响。其实大可不必,即使没有这么多生物学、文化学的理由,仅仅因为能够快乐这一点,我们便没有权利否定双性恋的合理性。但问题是,我们必须谈证据,因为我们只能谈证据!

既然中餐和西餐都能够填饱肚子,饥饿的时候我们便不应该挑食;既然中餐和西餐口味不一样,我们每个人便都有选择其中一种或两种都选择的权利;既然中餐和西餐都有营养,那么我们至少应该两样都尝一尝,才能决定我们真正喜欢的是哪一种。但人类的问题是,历史发展过程中剥夺了我们自由比较、选择的权利,而将其中一种作为法则强行塞给我们,以至于我们没有吃过另一种食物,便已经认定那是不好吃的,臭的。

某些民族拒绝一种食物,经年累月,以至于从没吃过这种食物的人如果被强行要求吃,会恶心、呕吐。但如果这个人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吃的,他同样会感觉味道很不错。将性爱关系比之于食物,可能会受到一些指责,但确实能够使我们更为直观地认识这一问题。

许多人对同性恋者或异性恋者偶尔尝试另一种性关系抱批评态度,斥之为自娱性的、不负责的“换口味”。但“换口味”不失为一种对迥异生命状态的尝试,对文化加诸于自身戒律的挑战,而且,很可能“换”过之后,便彻底背叛过去了呢。

很多时候,我们正是被“恋”这个字搞糊涂了。

也许,我们根本就没有必要再做什么“同性恋者”、“异性恋者”、 “双性恋者”的划分,而只应该说“同性性行为”和“异性性行为”。我们采取怎样的行为,只是一时的行为,行为是个动作,而不是一种状态。但“**恋者”却将我们束定为一种状态,而且被理解为一种持续一生的状态。将人作这样的划分,本身便是不科学的,否认了人的可变性,思维的流动性。

性不应该成为某些人的中心标志。福柯说,在十八世纪以前,没有同性恋与异性恋者之分,而只有同性性行为与异性性行为。同性恋在今天成为一种人。同性性行为只是一种行为或经历,而不是一个人的基本特征。

双性恋对于社会一个显尔易见的好处便是:使人与人间增加更多的粘合性,而减少对抗性。

我们知道,日常生活中男人和女人往往远较男人与男人、女人与女人能够合作, 这便是异性相吸、同性相斥,几乎所有的战争都是男人打男人的。而双性恋,使得异性相吸,同性也相吸,每个人对另外所有的人都存一份吸引的可能,不是正可以使这个世界变得少许多争执吗?

作为一个生命体,我们具有进行同性性行为和异性性行为的可能与权利,我们在出生之始,原本是具有成为双性恋者的可能的,但是,围绕我们的文化改造了我 们,使我们成为同性恋者、异性恋者,或者是双性恋者。

值得一提的是,许多接受我访谈的同性恋者表示,他们反感双性恋者。双性恋者被认为更“花心”,脚踩两条船,更容易使伙伴感到受伤。我个人认为,对双性恋的抵触,本质上基于对自己恋爱对象不能为自己所独有的忧怨。

虽然我在这里谈及性爱不以性伴的性别为取舍,但是我的调查同时显示,虽然一些异性恋者或偏重于异性恋的人士也会基于好奇或饥渴与同性作爱,但是否是真正的 同性恋者,在与同性作爱时的表现是不同的。一些男同性恋者描述说,那些异性恋者与你作爱的时候,不会进行舌对舌的接吻,甚至不会吻你身体的任何部位,他们 不会进行性爱抚,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阴茎上,只是一味手淫,射精后立即兴趣全无,甚至立即离去。

[责任编辑:朱燕]

【相关链接】关于  双性恋  方刚  新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